“让交易者成为交易所主人”,“不作恶”

我们最深信,但最终也受伤最深